跳到主要內容區

:::

國家公園季刊

2024年六月號

友善列印 轉寄字級:
回本期目錄
封面故事2

數位監測萬物脈動 - 臺灣黑熊、海岸與火山

第1頁,共1頁
小油坑的火山噴氣孔變化是監測的重點之一/陽管處 提供
小油坑的火山噴氣孔變化是監測的重點之一/陽管處 提供

數位監測萬物脈動 臺灣黑熊、海岸與火山

文/鄭之雅

受訪者/國立屏東科技大學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教授 黃美秀

金門國家公園管理處保育研究科技佐 陳虹巧

陽明山國家公園管理處小油坑管理站站主任 張育仁

國立屏東科技大學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教授兼任所長 翁國精

近年我們愈來愈常聽到某種動物、某片地方的「監測」計畫,為什麼我們需要監測自然萬物?又該如何監測?監測多久?尤其在數位科技浪潮年年推進下,監測的方式也愈來愈多樣,趨於更有效率地蒐集和分析基礎調查數據,包含自動照相機、超高頻無線電發報器、衛星追蹤、航拍無人機等,究竟數位監測對於生態研究與保育、復育工作能帶來什麼樣的效益?於我們而言,又有什麼樣的密切關聯性呢?

動物們的行車紀錄器

近日,在媒體上又見一隻受傷的臺灣黑熊在治療後野放回森林之中的新聞,主責單位也趁此在野放個體頸上繫戴發報器,以利後續追蹤。除了這些受傷的黑熊,玉山國家公園管理處(以下簡稱玉管處)自2019 年開始,委託國立屏東科技大學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教授黃美秀帶領的專業團隊,進行為期 3 年的臺灣黑熊人造衛星追蹤暨生態監測計畫。3 年過去,我們解開什麼樣的臺灣黑熊之謎?

黃美秀先為我們解釋和釐清選擇監測儀器的方式。她說明,通常在研究野生動物工作上,有時可直接用肉眼觀察,譬如淺山地區臺灣獼猴相對其他野生動物比較習慣人類的存在,看到人不太會閃避,對人類當下的威脅性也比較低一點,所以研究人員可以跟在一旁觀察與記錄動物行為。

「但對於隱蔽性高的動物,幾乎都要透過器材追蹤的方式來了解牠的棲息環境和活動行為。包括追蹤這些動物在什麼時候、在哪裡出現,甚至到現場去觀察這些動物在該地點做了什麼事情等等,所以地面無線電或衛星追蹤、自動照相機偵測都是研究野生動物的重要工具。」

其中,VHF無線電(Very High Frequency Radio Waves)或衛星追蹤監測,是透過研究者捕捉、繫放野生動物,在動物的個體上掛戴一個發報器,而這個發報器如同現今大眾熟知的手機定位系統,每隔一段時間會回傳訊息,讓人曉得這個發報器目前所在地,整體紀錄下來形成一條軌跡,讓研究人員掌握動物的移動路徑。

本次計畫是以人造衛星追蹤為主,黃美秀說:「1998年開始,我在玉山國家公園內的研究前後採用了 3 種監測方法,就像是結合手機定位系統的行車記錄器,分別是 VHF 無線電追蹤、人造衛星追蹤、自動照相機,而目前在玉山國家公園範圍內蒐集到的無線電追蹤(包括衛星)資料,是全臺灣最豐富,也是歷史最悠久的。」

不過黃美秀強調沒有哪一種監測方法是完美的,「VHF 無線電技術成本較低,但需要人力配合地面追蹤,加上受到崎嶇地形和道路系統限制,監測成本較高,監測個體數量就相對較少。」雖然無論是 VHF無線電或衛星追蹤,都得捕捉動物並繫上發報器,對牠們造成一定干擾,然而透過追蹤動物的移動點位,可了解牠們在不同時空內對於環境的利用狀況,以及季節性移動路徑和活動範圍。

「相較之下,自動照相機的監測成本與侵入性低一點。不過自動照相機是定點拍攝,偵測範圍大約在相機前方約 10 公尺內,換句話說,動物要通過相機前方,它才會偵測與拍攝,所以架設地點很重要,假設恰好放在熊的巢穴附近,很有可能看起來拍到很多隻熊,但其實都是同一隻。」儘管範圍有所限制,但相機操作簡便,加上現今電池壽命長,一般擺在野外半年不成問題,所以近年來自動照相機在野生動物研究上也廣為利用。

小將陷阱捕捉到的臺灣黑熊麻醉後,趕緊把握時間檢查、採樣和繫上衛星發報器頸圈/黃美秀 提供
將陷阱捕捉到的臺灣黑熊麻醉後,趕緊把握時間檢查、採樣和繫上衛星發報器頸圈/黃美秀 提供
從頭到腳都須詳細測量、記錄/黃美秀 提供
從頭到腳都須詳細測量、記錄/黃美秀 提供
架設自動照相機/黃美秀 提供
架設自動照相機/黃美秀 提供
鐵桶陷阱搭配即時監測的自動照相機/黃美秀 提供
鐵桶陷阱搭配即時監測的自動照相機/黃美秀 提供
相機捕捉到臺灣黑熊經過的身影/黃美秀 提供
相機捕捉到臺灣黑熊經過的身影/黃美秀 提供

VHF 無線電和衛星定位,該怎麼選?

無線電追蹤系統包括傳統的 VHF 無線電及衛星定位,差異主要在於前者需要研究人員帶著接收器在地面跟著移動,在一定的範圍內收到強度良好且穩定的無線電波傳輸訊號,利用三角定位確認目標所在位置;後者則是利用全球衛星定位系統(GPS),根據發報器接收與回應這些訊號的時間長短和角度,最後推算出目標位置所在。

 VHF 無線電追蹤/黃美秀 提供
VHF 無線電追蹤/黃美秀 提供
 每一筆臺灣黑熊監測、觀察資料皆得來不易/黃美秀 提供
每一筆臺灣黑熊監測、觀察資料皆得來不易/黃美秀 提供

把熊的故事說得更完整

黃美秀說明,臺灣目前只有在 2 個地區進行野外黑熊的捕捉、繫放和無線電追蹤,一是大雪山森林遊樂區,另一處即是玉山國家公園,「從 1998 年以來,玉山國家公園範圍內累積了將近 30 隻的樣本數。」

綜合來看,在玉山國家公園內監測的野外個體數量多、監測的橫跨時間尺度長(雖未連續),累積的資料相對豐富,長期的研究相對地較足以讓人可以從中曉得臺灣黑熊有沒有季節性遷移、喜歡居住在什麼樣的地方等資訊。她也分享,在本次玉山國家公園計畫裡,除了敘明 1 年內至多捕捉繫放 6 隻個體,有趣的是除了在東部,研究團隊也首度嘗試在西部塔塔加往楠梓仙溪一帶追蹤 3 個個體,而這也是第 1 次在臺灣西部地區捕捉黑熊,沒想到皆是公熊。

那麼,為什麼這 1 年皆捕獲公熊呢?「從過去的研究來看,野外健康的族群性別比是正常的 1 比 1,但因為樣本數低,所以尚不適合去論斷為什麼都抓到公熊。」不過本次計畫追蹤下來,倒意外發現這 6 隻來自東、西兩邊的熊在足跡上沒有重疊,顯示出牠們應是互不往來的族群,不過這並不代表牠們不會跨越中央山脈活動,畢竟最早期的研究也曾有過東部的熊到西部活動的案例。玉山國家公園中央山脈東西二側的自然和人為環境差異很大,透過這個研究,希望可以讓我們有機會瞭解臺灣黑熊在不同地景環境的適應性。

然因保育法規或行政、預算編列等關係,每次研究計畫執行時間與捕捉繫放個體數量並不多,所以團隊盡量把之前各項監測資料,和當下所獲得的衛星資料整合分析,「長期以來,主要是我們在玉山國家公園內做野外個體的捕捉繫放與研究工作,玉管處和我們都希望能把故事好好說清楚,不是說有幾隻熊戴著發報器,就只寫這幾隻熊的故事,而是把過去獲得的資料拿來放在一起研讀、分析,看看怎麼樣把關於熊的故事能講得再完整一點。」

黃美秀也侃侃而談資料整併之後的專業工作和應用範圍,「接下來,我們就會透過這些難得的衛星追蹤資料,進一步去做棲息地適合度的分析與評估。國家公園範圍那麼大,實際上可能有 2、3 百隻的熊在裡頭生活,可是我們追蹤的其實是少數幾隻個體,有些地方我們根本不知道熊的狀況怎麼樣」,因此團隊會經由現有的追蹤或監測資料,加上一些環境變因考量進行統計分析,了解數據之間的相關性,再把結果投影到整個玉山國家公園的範圍,推測臺灣黑熊於全區的棲息品質或分布狀態。

「換句話說,我們期望能夠了解臺灣黑熊喜歡的生活環境,像是找出臺灣黑熊居住的蛋黃區與蛋白區一樣,完成一幅玉山國家公園內臺灣黑熊適合棲息地的預測圖。」針對有些黑熊出沒的熱點,研究團隊試圖進一步勾勒出該區域有哪一些因素影響熊出現的頻度,包含探討植物社會組成,或人類干擾狀況如離道路或聚落的遠近是否會左右熊出現的位置等,黃美秀強調:「資料愈多、品質越高,關係圖就會愈精準。」這些資料不僅能幫助生態保育工作,也讓國家公園管理處在經營管理上有重要且具體的數據參考。

除了生物監測,其實在地形、地質、氣象等環境研究上也有相關監測系統和計畫如火如荼展開多年,譬如金門國家公園管理處(以下簡稱金管處),自 2013 年起陸續針對重要海岸地景點辦理地形調查、監測與變異分析等類型計畫,目前定期由同仁協助拍攝記錄海岸現況。陽明山國家公園管理處(以下簡稱陽管處)也在近年新增了「七星山西北麓地區近地表熱液初步探查」及「小油坑步道噴氣孔移棲及其近地表熱液分布調查計畫」。

 衛星追蹤監測呈現的臺灣黑熊移動路徑/黃美秀 提供
衛星追蹤監測呈現的臺灣黑熊移動路徑/黃美秀 提供
 樹冠林葉間的玉山風景/何小綠 攝
樹冠林葉間的玉山風景/何小綠 攝

每隻熊都像自己的孩子

為臺灣黑熊成獸掛上頸圈發報器時,會以「最鬆」為原則,也就是盡可能寬鬆但出力扯不會從頭部鬆脫,避免動物長胖而被發報器拘束住。研究人員也會設定發報器時間,2 年一到,項圈自動脫落,「有時遇到一些緊急情況,研究人員也會在現場的有效距離內(通常是 500公尺)用傳輸器修改指令,讓發報器能即刻脫落,不會讓發報器一直掛在動物身上。」在監測過程中,動物福利一直是研究團隊謹慎以待的,「每一隻熊都像是我們的孩子,我們有其責任,因此整體監測過程,研究團隊每個人的心每天都沒有一絲鬆懈過。」

  繫掛衛星發報器頸圈/黃美秀 提供
繫掛衛星發報器頸圈/黃美秀 提供

靜默海岸的「變形記」

金管處保育研究科技佐陳虹巧為我們介紹監測計畫的緣起,「金門沿海地區早期實施軍事管制,加上佈設地雷,民眾無法隨意靠近海岸地區。軍管結束後,軍方進一步於 2013 年完成海岸排雷工作,民眾得以親近海岸遊憩,海岸地區的各項資源調查、監測與研究活動也得以展開。」

她也說明,另一部分原因也在於軍管結束之後,愈來愈多民眾到海邊活動,金門海岸有不少垂直斷崖地形,鄰近廈門的海域上也有頻繁的抽砂作業,為了公共安全,也為了了解人為開發或氣象變遷是否會造成海岸國土流失,所以必須透過長時間的監測,逐一詳細記錄下當前的狀況,再與過去的資料進行交叉比對,分析整體海岸線的變化。

而近期執行的「金門國家公園重要海岸地景點地形變遷監測計畫(112-113 年)」,期間曾遇 2 次中度颱風,因此研究團隊在 2 次颱風過後,針對古寧頭北山斷崖海岸、古寧頭北山海堤海岸、金湖新頭海岸、烈嶼黃厝海岸等各重要灘面,進行 RTK 灘面高程測量,藉由比對颱風前後期資料,可了解沙灘在不同事件後呈現侵蝕或淤積情形;藉由套疊早期美軍拍攝的航照圖、歷史衛星影像等圖面資料,則可判讀不同時期的岸際變化差異。

此外,運用無人飛行載具(UAV)可拍攝斷崖 3 維影像,部分地方輔以雷射掃描技術取得斷崖立體資訊,可進一步建立出 3D 模型,「我們可以更清楚記錄某些角落的地景樣貌細節,而那些地方是從前平面的衛星影像或航照圖無法顯示出來的。」近 2 年的監測計畫更加入了自記式氣象站的架設,與沙灘區沉積物的粒徑分析,主要針對海岸地區的雨量、土壤濕度等變化,加上沉積物的組成調查等,「整體形成的基礎資料將有助於我們更了解金門海岸概況,對於國家公園的環境保護和相關工程規劃,提供實用度高且精準的評估資料,也可應用於氣象及生態研究等其他領域中。」

除了監測方式或技術的改變,其應用面也更加多元廣泛,「早期調查著重在尋求瞭解變遷成因,當持續累積多年資料後,可以分析趨勢作為預測的基礎,近似『預防重於治療』的概念。譬如我們這次架設的自記式氣象站和颱風過後的灘面變化交叉評估後,不只是成為預測颱風致災風險的參考數據,如果將來有類似的強降雨事件,我們或可預先封閉或預警民眾,避免海崖崩落造成人民生命財產安全的危害。」

   1958 年南山頭海岸航拍圖/金管處 提供
1958 年南山頭海岸航拍圖/金管處 提供
   2009 年南山頭海岸五千分之一航拍正射影像型/金管處 提供
2009 年南山頭海岸五千分之一航拍正射影像型/金管處 提供
   黃厝海岸的 3D 點雲模型/金管處 提供
黃厝海岸的 3D 點雲模型/金管處 提供
   因應民眾需求設置海岸防護設施/金管處 提供
因應民眾需求設置海岸防護設施/金管處 提供
   軌條砦與貓公石海岸/金管處 提供(洪清漳 攝)
軌條砦與貓公石海岸/金管處 提供(洪清漳 攝)
   自記式氣象站之雨量計及資料收集處理器/金管處 提供
自記式氣象站之雨量計及資料收集處理器/金管處 提供
    雷射掃描儀是快速收集地表地形立體資訊大數據的重要利器/金管處 提供
雷射掃描儀是快速收集地表地形立體資訊大數據的重要利器/金管處 提供

RTK 灘面高程測量

全名為「Real-Time Kinematic 灘面高程測量」,是一種運用全球衛星導航系統進行測量的高度精準定位技術,可測量出灘面的高度(高程),也就是從海平面到某一定點的垂直距離分別有多少。據此,能夠幫助研究團隊看出灘面高低起伏、海岸侵蝕和堆積作用與變化。

    新頭海岸高程變化分析,藍色為侵蝕,橘色為堆積,圖為 2023 年 4 月至 8 月高程變化
新頭海岸高程變化分析,藍色為侵蝕,橘色為堆積,圖為 2023 年 4 月至 8 月高程變化
    新頭海岸高程變化分析,藍色為侵蝕,橘色為堆積,圖為2023 年 8 月至 10 月高程變化
新頭海岸高程變化分析,藍色為侵蝕,橘色為堆積,圖為 2023 年 8 月至 10 月高程變化
    監測海岸變化可建立預警制度,守護在海岸活動的人們的安全/金管處 提供
監測海岸變化可建立預警制度,守護在海岸活動的人們的安全/金管處 提供

聆聽地底的灼熱心跳

「預防重於治療」的概念,也可見於陽管處在小油坑管理站進行的火山運動監測計畫。在這個監測計劃之前,已於 2011 年由內政部與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在陽管處菁山自然中心內共同建置了「TVO 大屯火山觀測站」,在林正洪博士帶領下進行火山監測研究。近年為了進一步探究地表淺部的火山熱液資料,陽管處選擇在火山噴氣活躍且遊客如織的小油坑一帶率先進行地下電性構造概況、地表淺部熱液分布與岩石組成材料調查分析。

聽起來相當專業又複雜,小油坑管理站主任張育仁盡量深入淺出地為我們說明,「火山氣體主要是由岩漿氣體和熱液氣體組成,而我們到小油坑,最常看到的就是壯觀的火山噴氣現象,這裡有 2 條遊憩步道,可輕易觀察到噴氣孔、硫磺結晶、火山地形與林相等,可說是許多人認識大屯火山群的第一間教室。」

「監測火山運動有多種方式,我們嘗試了『地電阻剖面法』監測小油坑區域淺部地面下可能的熱液分布情況。簡單來說,就是利用『電』去追蹤這些熱液與裂隙。」也就是透過在 2 條步道附近布設長度各 60 公尺以上之測線,並利用這 2 條測線上連續觀測而得的地下電阻率資訊,對周遭地質做出初步解釋,進而判斷和了解火山熱液及噴氣孔隨時間於地面下的遷移與變化,以及裂隙通道分布概況。

張育仁進一步說明,「因為小油坑遊客服務站這裡有不少遊客,所以和過去其他研究單位監測目標主要都用於學術研究相比,近幾年我們在這裡做的計畫則考量了『遊憩服務』的應用導向。」

「小油坑這裡的火山氣體活動很顯著,除了作為火山地形的導覽解說及環境教育場所外,我們擔心這些噴氣活動對現有的公共設施及步道造成影響,因此希望能從即時監視與探測更多地表淺部熱液的情況、硫化物分布趨勢、噴氣孔的遷移變化,為熱液或蒸氣噴發潛勢熱點建立足夠的基礎資料,希望將來能夠適時提出火山熱液及蒸氣噴發預警,以確保生態環境維護和遊客安全。」

也如同金管處的海岸地形監測計畫的轉變,不同國家公園都試圖將監測到的環境基礎資料,經過建置和分析後,不只是大力挹注學術研究,更能達到盡力輔助管理處在經營管理上的對策制訂,讓國家公園的公共服務效能更臻完善。

   小油坑的火山噴氣孔變化是監測的重點之一/楊懷智 攝
小油坑的火山噴氣孔變化是監測的重點之一/楊懷智 攝
   小油坑地區地下電阻率剖面圖/陽管處 提供
小油坑地區地下電阻率剖面圖/陽管處 提供
   地電阻剖面影像法探測情形/陽管處 提供
地電阻剖面影像法探測情形/陽管處 提供
   現場探測電極設置情形/陽管處 提供
現場探測電極設置情形/陽管處 提供
   現場埋設探測電極/陽管處 提供
現場埋設探測電極/陽管處 提供
   小油坑管理站內火山監測相關展示及即時監測數據儀表板/陽管處 提供
小油坑管理站內火山監測 相關展示及即時監測數據儀表板/陽管處 提供
   藉大屯火山地區連續觀測站的設備記錄火山所造成的地震活動與地殼變形/陽管處 提供
藉大屯火山地區連續觀測站的設備記錄火山所造成的地震活動與地殼變形/陽管處 提供

TVO 大屯火山觀測站(Taiwan Volcano Observatory – Tatun)

由於陽明山國家公園園區內擁有豐富的火山地形與地質,且鄰近都會區,所以成為火山活動監測和研究的重要區域。TVO大屯火山觀測站的研究內容與目標,即是以地球物理、地球化學、地表變形等領域的監測方法,來觀測大屯火山群的各項變化,以密切了解整個大屯火山群的火山活動情形,並建置預警系統,對於火山研究和各項人為建設與活動計畫的風險評估,提供至關重要的數據。

   TVO 網站上的微震監測資訊/截自 TVO 大屯火山觀測站網站
TVO 網站上的微震監測資訊/截自 TVO 大屯火山觀測站網站

站在成果的肩膀上,看得更遼闊

但是一項主題或一個地區的監測,究竟要進行多久,才算是獲得了充足且實用的基礎資料呢?無論是陳虹巧或張育仁都表示,每一項監測計畫都需要長時間的投入,且與時俱進導入新技術並適度調整研究項目,才能持續獲得有效且精準的資料。

陳虹巧分享自身經驗,「在 1 年、5 年、10 年等的監測過程當中,不是同樣的項目反覆做就好,也要評估哪些項目需要持續,哪些項目應該可以暫緩,哪些項目需要新增等等。不過大致而言,我們還是要盡量讓每一期都可以延續前一期的研究,如此一來,資料對照下才能產出更明顯的結果。」

誠如黃美秀在訪談最後分享的,「要採用什麼樣的監測方法,取決於我們想要問什麼問題。」而提出了問題、監測得到的研究結果,究竟是否能有效扣合生態保育等工作的實際需求是最重要的。「比如希望避免人熊衝突的風險和機率,就要掌握黑熊的活動習性,在熊可能活動頻仍的地區或季節在人類活動高的地區加強監測,同時也要讓民眾更了解黑熊,不要因誤解而去傷害熊。」監測計畫對於民眾遊憩、生態教育、學術研究,乃至整個國家公園的經營管理方針其實都有相當助益。

(無論是地質研究或生態保育,都不是一蹴可幾,也絕不是隔著螢幕操作就能輕鬆實踐,儘管科技持續發展下,已大幅度幫助人們用更便捷、精準的方式進行調查研究,但不管如何,這些監測研究仍然脫離不了「人」的要素:需要人彙整資料、由人進行最後的判讀,並且交付人去思考和洞察,甚至是妥善應用這些資料,才能達到監測計畫最初與最終的目的──為了引領我們更了解與熟悉地球上的生物、地形環境,進而去追求與實現地球的生物多樣性能永續發展、生生不息的願景。

   無論技術多麼先進,能夠讓監測產生意義的永遠是人(圖為觀察南山頭綠石槽)/洪清漳 攝
無論技術多麼先進,能夠讓監測產生意義的永遠是人(圖為觀察南山頭綠石槽)/洪清漳 攝

聽聲辨「鼠」!飛鼠生態研究的隱形小耳朵

除了生物和環境監測,日新月異的數位技術也為生態學術研究帶來不同層面的助益,這對屏東科技大學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教授翁國精的研究團隊來說,感受特別深刻,他們透過架設錄音機並首度嘗試使用「生物音智慧辨視與標記系統(SILIC)」,進行飛鼠族群的調查,獲得令人驚喜的成果。

「我們受太魯閣國家公園管理處委託,於 2022 年至2023 年期間執行『大清水暨匯德廢棄礦區周邊山域野生哺乳動物種類與豐度監測計畫』,在靠近大同部落至大禮部落一帶,針對白面鼯鼠、大赤鼯鼠進行調查。」由於這些飛鼠們是夜行性動物,且多半在樹冠層活動,過去傳統的監測方式採取人工實地踏查,打探照燈、找飛鼠,或者是架設自動照相機進行監測,但 2 種方式不僅人力吃重又日夜顛倒,而且飛鼠並不是在地面行走的動物,不太可能留下充足的腳印可追蹤,也就很難掌控到牠們會在何時何地出現。因此,人工盤查或相機的拍攝,成效都不高。

但翁國精和團隊找到一個突破口,「白面鼯鼠、大赤鼯鼠在活動時,通常會發出一些叫聲,所以後來我們決定採用錄音的方式,不僅可以連續錄製聲音,也能接收到距離較遠的飛鼠發出的聲音,相對較有效率。」然而聲音錄到了,卻又面臨另一項挑戰,「從前一旦錄製了 8 小時的音檔,就要人力聽 8 小時去找出物種的聲音,現在能有數位技術輔助,監測分析的效率提升了非常多。」

   尋找合適位置架設器材/翁國精 提供
尋找合適位置架設器材/翁國精 提供
   為抵達動物的活動範圍須經常跋山涉水/翁國精 提供
為抵達動物的活動範圍須經常跋山涉水/翁國精 提供

他口中的數位技術,就是農業部生物多樣性研究所發展設計的 SILIC 系統,「我們在較可能出現飛鼠的樣區內,平均放了數臺錄音機採集音檔,交給 SILIC 系統辨識,再根據這些音檔篩選過後的結果,了解這個地區大致有多少白面鼯鼠和大赤鼯鼠,以及牠們活動的時段、頻率,聲音的類型等。」

不過由於 SILIC 系統原先的適用對象以鳥類為主,所以研究團隊收到 SILIC 系統辨識後的結果,還是會逐一去檢視是否有辨識錯誤之處,「我們就系統判斷出疑似是飛鼠的聲音,再進一步確認。整體來說辨識度還不錯,但系統還是有可能將聲景裡的蟲鳴蛙鳴、雨聲或其他動物的叫聲辨識為飛鼠的聲音。」

另外,他也補充說明了這套系統的應用方法,「系統辨識正確度高低,主要還是看我們提供的資料量多寡。所謂的資料量並不是音檔的時間長短,而是足夠清楚的聲音,如果我們前期先提供了比較多清晰的聲音資料作為識別基礎,系統就愈能區別出後面錄製到的音檔裡的飛鼠叫聲了。」

翁國精團隊依據監測到的聲音判讀結果結合其他資料,推論出該區域內的 2 種飛鼠,在春、秋 2 季的晚間 6 點至 10 點左右,有明顯相對豐度高的叫聲,其中大赤鼯鼠明顯集中於大清水廢棄礦區,白面鼯鼠則顯得較平均分布在各監測地點上。

「SILIC 系統目前跟不同的學術單位交流合作,希望藉此能持續充實它的聲音資料庫,在這套系統輔助之下,已經很顯著地大幅精簡了監測調查的整體作業時間,也因此,就讓人更萬分期待將來在聲音數位技術上的發展,能幫助生態監測調查與研究能探索得更深、更廣了。」

   白面鼯鼠/lonelyshrimp提供(來源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SYT0605_白面鼯鼠_(25461142908).jpg)
白面鼯鼠/lonelyshrimp提供(來源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SYT0605_白面鼯鼠_(25461142908).jpg)
   大赤鼯鼠/吳佳憲 攝(來源: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 吳佳憲 - 台灣台中大坑 - 個人攝影 -1.jpg)
大赤鼯鼠/吳佳憲 攝(來源: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 吳佳憲 - 台灣台中大坑 - 個人攝影 -1.jpg)

作者簡介

鄭之雅

社會科學院畢業,經手過期刊、工具書、人文書、圖畫書等。現為編輯、企劃、文案遊牧民族打工仔;從場館營運、書籍編輯、原畫展規劃到產品廣告文案,無事不做、有肝皆燒,試圖在文字、圖像的書稿之間持續進行閱讀人的田野調查。

回本期目錄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