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

:::

國家公園季刊

2024年六月號

友善列印 轉寄字級:
回本期目錄
山海情書

我的青春在國家公園裡燦爛

第1頁,共1頁
南安收穫祭將豐收好消息上告天聽
南安收穫祭將豐收好消息上告天聽

銘心玉山,一片黃澄閃亮的歲月

文/鄭之雅 圖/玉管處

潺潺流水繞過山腰、往那平原奔流過去,稻田在玉山國家公園管理處南安遊客中心前,如綠意盎然的彎月。逢山風翩翩,稻浪泛起一波波漣漪,空氣中也彷彿飄動著金黃穗實的芬芳……那一年,站在企劃經理科辦公室的窗前遙望山彼端的黃俊銘,猶如西洋名畫《晚禱》的姿態,內心裡對著土地許願,畢生要讓這幅臺灣的拾穗之景持續燦爛、不朽。

玉山國家公園管理處 企劃經理科前科長 黃俊銘說

加入玉山國家公園管理處團隊之前,我在其他單位服務了將近10年,但身為南投水里子弟,剛從學校畢業那一年,心中便隱隱約約懷有一份企盼和使命感,希望將來可以貢獻給家鄉。因此在玉山國家公園成立後沒多久,我便相當關注玉管處的動向和招募消息。對我來說,在國家公園工作不僅富有意義,也更能實踐我的想望。因此一直期待著,看看是否能到玉管處服務。後來一個機緣,我順利進入了企劃經理科,直到退休。在這裡共計22年的年月,占了個人職涯大部分的歲月,不管是南安有機田計畫,或其他大大小小事務,細數起來,我對於能參與其中,是感到無比深刻的感謝,而且充滿光榮。

南安有機田中飽滿的稻穗
南安有機田中飽滿的稻穗
遊客割稻體驗
遊客割稻體驗
以玉山瓦拉米之名對外行銷
以玉山瓦拉米之名對外行銷

起始,來自回饋大地的初心

回憶起之前每當到南安遊客中心,站在那裡看著拉庫拉庫溪流從玉山上緩緩流淌而下,大把清澈的溪水滋養著眼前那一片人稱「玉山第一畝田」的豐滿稻園,和質樸的農家生活即景,內心非常希望能為這塊土地生態做點什麼。所以從很久以前開始,南安有機田的計畫雛形便在玉管處企劃經理科的歷任長官、同仁們的心底醞釀許久。

後來大家得知有機會付諸實際行動,我們便馬不停蹄到處拜訪民間企業團體,希望能獲得更大的助力。2013年左右,玉管處正式和慈心有機農業發展基金會、玉山銀行、銀川農場等單位合作,從實質的經費贊助、認購農穫的承諾到有機耕作技術的輔導等,盡力一步步實現這一個大家過去共同擁有的小小夢想。

承接,落地茁壯的田園夢

俗話說「萬事起頭難」,從前的農人們早已習慣灑藥施肥提高產量的作法,要說服他們放棄產量目標和原有方式,轉向嘗試有機耕作,本來就不易,何況不是每個農人都是全職耕作,難以天天看顧秧苗,再加上每塊地的產權、租賃狀況複雜,需要經過一一梳理、聯繫,再一一取得共識,召開說明會、簽約、輔導陪伴、後續推廣與包裝銷售……林林總總,每一項都必須經過團隊每一個夥伴謹慎思考、付出相當心力,才能做得更完善。

之後,當這樣的成果成功的拋磚引玉,吸引到其他地區的效仿參照,跨出了南安,招募了更多人加入,擴大了有機耕作的面積,對我個人而言,可算是不負崗位使命了。

我在企劃經理科的經歷裡,像南安田有機計畫中涵括的細瑣的行政工作是家常便飯,這些行政業務乍看似乎跟生態保育不相關,實則就像是在鎖一臺機器裡所有的小螺絲釘,需要加倍的耐心、細膩、堅持,才能一顆顆鎖好、連接起各組件,然後讓機器順利運作。

經常有人問我,如果要到國家公園裡工作,需要具備什麼樣的技能?我認為,每一種職位都需要不同的專業技術,但最重要的是,不管什麼職位,最基礎也最重要的就是熱愛我們的山水自然,並盡己所能地去做好責任,然後才能說:我無愧,也與有榮焉了。

樹葉上圍成一圈的黃斑椿象
樹葉上圍成一圈的黃斑椿象
 復育良好的臺灣百合
復育良好的臺灣百合

我在城市中最親近自然的地方服務

文/邱芊樺 圖/自管處

李碧英從臺中都會公園開園第1年就來到公園服務,從原先坐辦公室的都市計畫規劃人員,成為環 境教育、生態保育的重要推手。她說,能在大自然裡服務人群是一份幸福的工作,她在這裡學會了觀 察大自然的大小事物,也在工作中發現新事物,想要將公園中的美好與大家分享。

國家自然公園管理處 臺中都會公園管理站技正 李碧英說

臺中都會公園的前身是臺糖甘蔗田,土質是大肚山紅土,經過建設及植栽種植養護才成為目前的植物相,吸引動物前來棲息,形成如今豐富的生態環境。保全夜間巡園常看到白鼻心,白天也會看到臺灣野兔等,這些臺灣原生、保育物種,是此地的一大特色。

臺中都會公園是與都市最近的大自然戶外教室
臺中都會公園是與都市最近的大自然戶外教室
 過境的紫斑蝶
過境的紫斑蝶

在大自然裡工作

臺中都會公園在2000年10月開園後,我於2001年7月到職,工作主要是園區解說和保育,業務活潑生動也具機動性,讓我體驗到和過去所學截然不同的領域。我本身學習都市計畫,內容與都市規劃較為相關,藉這份工作與大自然親近,處處充滿生命力的環境引發我對大自然的興趣。

過去我是學工程的理科頭腦,較少觀察身邊事物,來到這裡後才重新認識大自然。比如,為了提供志工解說資料,才發現樹會開花,且每一種樹的花形不盡相同,樹上的鳥類和昆蟲等生物是如此多元。有時候走在園區,看到五色鳥在築巢、育雛,看到椿象圍成一圈、看到烏龜在下蛋,處處驚奇,能在這裡工作感覺十分幸福。

工作經歷中讓我印象深刻的事,是2004年某天早晨,在公園上空發現一條黑壓壓的蝴蝶河,成千上萬的蝴蝶飛越天空,讓人嘆為觀止,經請教專家,才知道原來是紫斑蝶過境。臺中都會公園位於紫斑蝶遷徒路徑上,親眼看見紫斑蝶像候鳥一樣遷徙的特性,激起了我對蝴蝶的興趣,和幾位志工相約,參加臺灣蝴蝶保育學會的訓練,展開追逐蝶影的行動。

學會蝴蝶標記後,在臺中都會公園發現被標記的紫斑蝶就會非常興奮,進而衍生出對蝴蝶更濃厚的興趣,在園區裡特別注意、觀察蝴蝶。我曾經為了拍攝蝴蝶羽化,一大早就架設機器等待,等了許久一無所獲,結果一轉身牠們就跑了出來,好像在與我玩躲貓貓。

 親子參與植樹活動
親子參與植樹活動

與孩子同樂的幸福

臺中都會公園位於臺中都會區的中心,是都市中最親近自然的地方,常吸引親子一同來公園認識大自然。這份工作的樂趣之一,就是能夠親近民眾,尤其是小孩子。

有一次朋友帶孩子拜訪,我為他們導覽,結果小學1年級的孩子突然發現旁邊有隻烏龜正在下蛋,竟就在原地蹲了1個多小時,看著烏龜媽媽撥土挖洞把蛋生下來再埋好,直到整個下蛋過程完成後才起身離開。小孩子敏銳的觀察力和對大自然的好奇心,讓人覺得能夠把大自然的美好和孩子們分享,從小培養保育觀念,是其他工作所沒有的成就感,也是這份工作特別的幸福感。

在這裡工作已20年,見證大肚山這片土地的轉變,從原先臺中縣市交界的偏遠草生地,變成高樓林立的繁榮中心區,臺中都會公園肩負著環境保育的重要任務,近年來園區持續復育大肚山原生植物,我很期待未來臺中都會公園能如電影《龍貓》一樣,小樹苗順利成林,營造出具豐富生物多樣性的國家級自然森林公園,讓更多生命在此棲息,帶給下一代更多驚喜。

 重新修葺過的山牆
重新修葺過的山牆

與歷史建築一起蛻變,敘寫/續寫金門人文風景

文/鄭之雅 圖/金管處

旅行中,若一晚住在當地的傳統民居裡,著實浪漫。然而超過百年歷史的老建築,要如何滿足現代人的想像與需求呢?花費10年投身傳統建築活化再利用工作的蘇芊遐,從市政府辦公室到國家公園的戶外場域,遊憩服務到保育研究,當年甫結婚生子的金門媳婦現在已經比當地居民還在地,在金管處的每一天,她持續跨域探索,和歷史建築一樣不斷地勇敢蛻變。

金門國家公園管理處 保育研究科科長 蘇芊遐說

我並不是自然科學科班出身,過去主修教育和社會學,所以考取社工師、通過社會行政考試之後,我先在臺北市政府工作一陣子。一天,湊巧看到金門國家公園管理處開了一名職缺,因先生是金門子弟,且當時小孩剛出生,就決定舉家搬回金門生活。

就這樣,2010年7月進入金門國家公園管理處遊憩服務課(現為遊憩服務科),承辦閩南傳統建築活化再利用計畫的業務。直到2020年,10年時光過去,我和其他科同仁並進努力,讓傳統建築的活化從原本20棟不到,逐步發展成7、80棟的數量,修復、標租、經營管理、推廣等業務成果也愈趨成熟。

 傳統建築活化案例:水頭40號
傳統建築活化案例:水頭40號
 水頭40號古色古香的前廳
水頭40號古色古香的前廳
 水頭40號重新改裝的臥房
水頭40號重新改裝的臥房

一場保存人文的接力賽

這項工作於我而言,就像是花了10年懷胎,一路充滿甘苦滋味。我永遠難忘那時與長官逐字逐句逐條修訂規章辦法、輔導評鑑機制的日子,而今能夠看到這些超過百年的美麗老建物重生、活躍,甚至成為古蹟再利用的典範,心中有無比的成就感。

傳統建築活化再利用的整個工作流程是由3個課(現為科)像接力賽一樣進行。一開始是企劃課要和屋主洽談簽約,再交給環境維護課進行修復,修復完成後再交給遊憩服務課進行標租、協力經營管理等後續業務。每一道環節都需要經過頻繁地討論。

例如,遇到不少老房子的既有格局是單純分成2個空間:廚房和起居室,這要如何修改符合現代人需求的民宿呢?要在不影響結構下打通成一間臥室?或重新配管線打造成套房?在簽約、修復階段,這些都需要經過縝密的聯繫和溝通,才能在後續標租階段,讓民眾更有興趣加入營運。

對我來說,整體過程影響較為深刻的,是那10年裡的每一天,我需要面對5、60家民宿業者。我們不能把業者只視為租賃關係對象,更要當成夥伴,畢竟他們是現場的經營管理者,是金管處第一線的展館解說員。

因此要跟業者保持著良好互動,讓他們明白、認同甚至支持金管處的理念,了解我們不僅把房子交給他照顧,還希望他成為我們推廣教育的前鋒,跟來到這裡的客人講解閩南建築的特色,了解金門國家公園,讓大家曉得原來金門不是只有戰地設施和軍事史蹟,這裡的常民風景和生態一直都獨特且迷人的。

 留存下來的古厝精緻彩繪
留存下來的古厝精緻彩繪

10年試煉「新」金門人

雖然當年是由於家庭因素來到金門生活,但在金管處工作,我比從前還要熟悉並愛上大自然,也因為參與了傳統建築活化再利用工作,使得金門成為我名符其實的第二故鄉,我公公曾笑說:「哇,妳比我還熟金門啊!」

正是因為10年都在這些老建築和巷弄裡打轉,走哪條路到哪戶最近、哪棟的入門格局長什麼樣子……我一閉上眼,腦海裡自動勾勒出一幅鮮明完整的3D投影景象,而我心中也永遠期盼這些珍貴細膩的金門風景,包含閩南古厝、在地文化,可以永久地留存下來,續寫下一個2百年、4百年歷史。

 在雪見森林裡架設豎琴網
在雪見森林裡架設豎琴網

遇見雪霸的「蝠」氣與「蝠」運

文/鄭之雅 圖/雪管處

蝙蝠,在早期社會裡寓意著「福氣」,近年卻因幾次重大疫病而被大眾視為病毒傳染根源,逐漸對 牠們避之唯恐不及。但對投身蝙蝠研究20年、素有「蝙蝠俠」美稱的陳家鴻而言,蝙蝠始終是牽引 著人生道途福氣的信使,帶他踏上了熱愛的研究之旅,進入了夢想中最棒的工作環境。

雪霸國家公園管理處 觀霧管理站技士 陳家鴻說

我是在屏東山海之間成長的孩子,在臺中就讀研究所期間喜歡結伴登山,當時雪霸國家公園剛成立不久,正在招募義務解說員,一看到消息我便趕緊應徵且順利錄取,後來和義務解說員夥伴們走了一趟聖稜線,對那裡的風景相當著迷,因此激發我暗自立志,有朝一日要進入雪霸國家公園工作。

  霜毛蝠(陳家鴻 攝)
霜毛蝠(陳家鴻 攝)

一頭掉入蝙蝠洞

剛進入研究所時,我的指導教授專業為小型哺乳類動物的研究,在那個年代,沒什麼人投入蝙蝠的主題,生態資料缺乏,所以老師鼓勵我如果一時間對於主題沒什麼想法,不妨試試看吧,就這麼一頭栽進蝙蝠的世界。

說來玄妙。2006年,我在等待高考放榜的前夕,博士班指導教授剛好承接了雪霸國家公園的哺乳動物圖鑑製作。因為蝙蝠類群資料不多,我也想趁著做義務解說員的機會盡量把握時間進行調查。記得是同年8月底左右,我們準備到觀霧進行2晚的調查工作。沒想到,第1晚就抓到了霜毛蝠!

這真是始料未及。那時幾乎所有人都是從圖鑑上認識霜毛蝠,臺灣的第1筆資料還是1950年代一位美國人在東勢發現的死亡個體,就當所有人都以為牠在臺灣已經絕跡,那一晚我們卻能在雪霸相遇。

抓到的當下,因為牠的毛色太特殊了,我立刻聯想到霜毛蝠。隨後帶回實驗室,也就確定了這隻活體是臺灣的第2筆資料。隔月高考放榜,在當年底也順利加入雪管處,更確信蝙蝠真是為我帶來了很多福氣,專門報佳音啊!

基於這個契機,我在雪見報到後的第1件事,就是跟指導教授商借器材,不只是因為我有相關技術,也因為想要充足雪霸國家公園內的蝙蝠生態資料,所以主動寫了自行研究計畫,在長官們的大力支持,保育巡查員同事和替代役男的熱心幫忙下,一邊忙著業務,一邊在閒暇之餘進行調查。

  架設蝙蝠屋/郭鳳嬌 攝
架設蝙蝠屋/郭鳳嬌 攝
  幫蝙蝠上翼環
幫蝙蝠上翼環
  無線電追蹤
無線電追蹤

對聖稜線許下自然保育的承諾

儘管中間轉調墾管處時曾暫停一陣子,但我回觀霧後,又開始準備研究案。若將求學時期計入,至今近20年時光,把雪霸國家公園內蝙蝠的基礎生態資料逐步蒐集、彙整起來,讓我更了解園區內的蝙蝠種類、習性、族群數量的消長等資訊。

至於這1、2年的蝙蝠研究,我也盡量朝著實用與跨域結合推進。例如與大學合作,從抓捕到的個體上採樣,讓實驗室分析樣本,看看園區裡的蝙蝠身上是否帶有冠狀病毒,且病毒是否人畜共通等,不僅幫助我們更了解臺灣的蝙蝠,也能消除掉部分遊客對於蝙蝠的疑慮,對公共衛生議題有所幫助。

年輕時的我將國家公園視為最夢幻的職場,如今成真,每天上班都可以看到聖稜線。如果業務上遇到困惑,抬頭看一看,山即使無法直接解答,也會讓人心情舒緩許多。人生做的第一份工作就是自己喜歡的工作,還能從事自己熱愛的研究主題,而且每一個同事跟長官都這麼幫忙跟支持,這不是一件非常有福氣的好事嗎?回望這沿途行路,我總感到這些彷彿是蝙蝠在冥冥之中指引著我前進!

在多變的自然環境中守護民眾安全

文/邱芊樺 圖/林茂耀 攝

編按:本文採訪完成於0403花蓮地震之前。雖然地震後太魯閣國家公園部分地區因受損嚴重,尚無法估計重新開放的時間,但希望能讓大家了解,過去2、30年來遊客們能安心暢遊太魯閣,就是因為有像何文晟科長一樣戮力付出的同仁們在守護著大家。

在太魯閣國家公園管理處工作將近16年,何文晟的主要工作內容是維護公園內的公共設施,由於太魯閣獨特的峽谷地形,以及包山包海的管轄範圍,發生災害的機率相當高。面對自然界的挑戰,他認為大自然就是如此變動,面對變化同時也要守護遊客的安全。

太魯閣國家公園管理處 環境維護科科長 何文晟

我學建築出身,進入國家公園系統服務後就一直待在太魯閣,太魯閣國家公園是很有挑戰的工作環境,園區範圍內地形複雜,需要處理的情況大不相同;這裡也是個技術整合的場域,要和許多不同專業背景的同事一起工作,有些工程牽涉到地質、水土保持,甚至動植物保護,需要一併考慮這些需求再整體規畫,不過「安全」一直都是最不可妥協的目標。

面對大自然給予的考驗,我們必須想辦法因應,既要保護大自然,也要保護遊覽的人。要達到安全的目標,需要有工程的防護、管理的配套以及適當的分流,甚至需要教育民眾。例如:同仁透過平日巡查確認步道狀況或其他不穩定地形的變化,或委託專業人員檢測橋樑隧道,以便提早發現問題。我們也會針對天災地變後可能發生的災害進行預防處理,如此不厭其煩反覆運作,才能讓整體環境更加安全。

  九曲洞步道
九曲洞步道
  九曲洞峽谷
九曲洞峽谷
  工程設計兼顧景觀與安全
工程設計兼顧景觀與安全
  布洛灣吊橋
布洛灣吊橋

美麗九曲洞背後的考驗

九曲洞步道緊臨高山深壑,水流切割大理石山壁形成陡峻峽谷,是太魯閣裡面風景最好、道路最窄的地方。1996年九曲洞隧道通車後,採取人車分道的設計,將中橫公路舊道改為步道,遊客在這裡可以看到壯闊的風景,但峽谷中的落石一直都是最大的威脅。

2008年開放陸客後,潮水般的遊客湧入太魯閣,峽谷內既塞車也塞人,落石更造成傷亡的事件,加上九曲洞步道受到地質弱化及長時間通行的影響,帶給國家公園很大的壓力,也成為我工作生涯中印象最深刻的挑戰。為了讓大家再次看到中外聞名的地景,我們展開了整治工程,重新加固步道,搭建人工設施攔截落石,雖然這些工程會對景觀產生一些影響,但因為由國家公園規劃施作,因此更注意設計的表現,巧妙地將其與景觀融合。

接招大自然給的功課

除了運用工程維護安全,還有一個重點是進行分流,把遊客引導到安全的地方,布洛灣吊橋是近期最亮眼的成果。布洛灣是一個高階臺地,距離公路大約100公尺,我們在立霧溪上方橫跨一座吊橋,橋面寬敞,能容納一定數量的遊客,大家可以站在吊橋上從高處往下欣賞峽谷的景色,這樣也可避免太多人走在峽谷底部的道路上。

太魯閣的風景迷人,背後都有故事,走在公路或走在步道上的感受大不相同,也因這裡的海拔梯度十分明顯,遊客可從海岸一路登上合歡山,在不同的海拔感受各有特色的景觀,更別提攀登奇萊山、南湖大山等百岳行程,讓人一來再來。我的工作內容是面對大自然給出的功課,處理階段性的問題,讓太魯閣成為一個優質、安全的場域,每個遊客都能各取所需,從多樣行程中體驗各自精采的趣味。

回本期目錄
回上一頁